sumairu.🐰✨

希望能够永远保持自己的本心
以和为贵,利他为荣
永远不放弃对世界传达爱与善意

【提问箱&预告】

是提问箱!🔗 

可以在这里点梗或者提问我任何问题!(奇怪的就算了x)

顺便一个预告:是极东,偏耀菊(终于开始为第二个墙头产粮了x)

主题是:手臂内侧一道道整齐的划痕。

灵感来源于小菊“有轻微自虐倾向”的设定。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也许就会发布w已经有一个大概的思路了。是无脑小甜文orz

我继续上课惹。

【日常搞置顶的碎碎念】

emoji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每天用!👍🏻

【齐霍】只是接吻


*虽然只是亲亲,但是为了防止观众有不适还是打个预警放在链接里了x

*没有剧情,只有无脑向暧昧()

文章:点我看齐霍亲亲

*我认为齐乐天在积压了一定的压力下可能会找他绝对信任的人去宣泄情感,而若是对方回应、接纳,他反而会增添几分理智而不是更加过分地一味着自己愉悦,会将最后的理智与温柔传递与ta。我相信齐乐天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不会对任何给予他温柔的人以过分的态度,但这种回应可能在平常会是以别扭的形式回报——再怎么样,他也是有一定的少年的小别扭的ww。

  è‡³äºŽéœæ˜Ÿï¼Œä»–会毫无保留地去接纳自己绝对信任的人的任何,我认为他是一个包容力特别强的孩子,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吧——无论幸福还是伤痛全部一并包容。他不会去脱离对方只留下他一个人独自哭泣,他会选择与ta一起承担,哪怕只是默默地吞下ta的伤痛。

   ä»¥ä¸Šä¾¿æ˜¯æˆ‘所理解的两个人的心中的一面之一x具体还是看文章吧()

   æ— è„‘一时爽,一直无脑一时爽xx

【想写亲亲了】

齐霍给我亲啊!!!!!

谁不想看小男孩接吻呢呜呜呜呜呜呜呜

昨晚在空间的口嗨x虽然在口嗨的时候表达不清晰、很模糊,还请谅解。如果有人理解那就更好了!

说实话,虽然我也会想过两人拥抱、接吻,但是真正写的时候反倒觉得“有点怪怪的”。当然如果是在这种前提下:齐乐天在渴求感情的同时也爆发出与生俱来的兽性(或者本能?),啃着霍星的唇爆发出自己的愤怒,而霍星则包容着这一切,这样,我可能会爽爆(你什么癖好)

当然以上想法是在两人热恋期间发生的、有些暧昧的举动()

我的文章大多是写两人的挚友关系为主。实话说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两个孩子究竟是对对方抱着什么情感,只能用“肝胆相照的爱情”来形容估计会更完美吧……

顺便再说一个齐霍真正戳我的点吧:

虽说永a是齐霍党的一大天堂,也是齐霍党站定自己信仰的一大原因。但是齐霍最让我触动的就是:明明第一集两人还是水火不相容的状态,但在揭穿雷杰的时候却是那么默契。这里就奠定他们的友谊了。但是当时齐乐天和霍星都是不会轻易信任自己身边的人,所以他们都没有任何自觉。

说了这么多废话,我就想嚎一句我永远喜欢齐霍()

【齐霍·ä½†æ›´å¤šæ˜¯é½å•äººx】面部涂鸦

*又名《写作挚友,读作爱情》(bushi)

*是给阿鱼的画改文!!这张贺图真的超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声尖叫】

*有很大的私心所以很ooc,时间跨度略大因此文风发生较大改变,慎入x

如果可以↓↓↓

 

就连齐乐天都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蠢货。

“没想到自己真的在半路上产生‘我想回家’的念头了啊……”齐乐天放下背包,坐在石头上稍作休息。

步入高中的齐乐天的运动量愈加缩短,每日十分钟的跑操与一星期只供应两节体育课根本就算不上真正意义的运动——当然,对齐乐天而言。有的时候他着实羡慕体育生下午自习时还能出教室门训练的时光。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跑步时头发被吹起来的感觉、没有感受过打完篮球后即便后背被汗打湿也被同伴拍上一掌后的激烈触碰……

“走走路什么的……”齐乐天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也许真的会让我放松些?

 

“三十千米是想大义灭亲吗老舅?!”齐乐天从沙发上垂死病中惊坐起。他感觉心中那个高大的老舅已经变了,三十千米多远的路程他还是有点数的。估计这次不是陈家明用车把他接回家,就是四脚并用爬回家。

“运动量太少真的不行的,你看看你都颓成什么样了?”

“当初谁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啊?至少假期总得利用好吧?”陈家明突然想到什么挑了挑眉,“你不会怕了?”

“……”

“啊……果然,想当初你老舅我……”

“走就走!”齐乐天顺势背上书包,抓起画笔和颜料一个劲地往书包里塞,“我这次还准备挑战负重前行嘞!走了!”橙发小子莽里莽撞地冲出了门。

 

“啊……”只是一瞬间,齐乐天和老舅的赌注就涌入他的脑海中——即便严格意义来说这只是单方面的罢了。

齐乐天也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孩子,脾气有多倔他又不是不知道。可他不想改,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就注定了一条黑走到底。何况这样直截了当地放弃……

“完全不可能是我的作风啊,这样的话还是齐乐天吗?”

稍微长长的橙色发丝遮挡住了齐乐天的部分视线。他伸出手朝着空气抓了抓,却只是抓到了虚无。天性似乎正在慢慢消磨——他察觉到了,但这也已经无所谓了。

“已经无所谓了……”吐露出的话语也增添了几分呆滞。

什么时候露出最真切的微笑了呢?很久之前了吧。昔日的同伴早已离开,而两年前虽惊险但有欢笑也有泪水的故事,只是沉淀在记忆的长河中。信任的人远去,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站在原地。面对陌生的环境,齐乐天隐藏了自我,开始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面对世界。

那个威震四方的金枪鱼镇大神探呢?

“迷路了啊……”齐乐天的后背传来一阵酸疼——石头的尖锐部分硌着自己的后背,不适感宛如一块被齐乐天抓住的木板,将他从迷失的海洋脱离出来大口喘气。黑色瞳仁中倒映出的是充满云的天空,像是无尽的大海。

走不到头了吗?

齐乐天顺势坐起,抓起口袋里的图纸,看了看手机里的定位。自己甚至连山都没上,更别说到山顶,并且最后还得原路返回家中。他后悔自己做的打赌,非常后悔。

但是放弃的话,曾经的自己就彻底消失了。

齐乐天把滴着汗珠的头发撩至脑后,猛灌了一口水便起身往前走。太阳一般的意志似乎正在无声地向头顶的烈日宣战,他总是会被自己的想法从黑暗中拉起,让自己再度拥有信心穿过无尽的海洋。

“很好!”少年站起身,将目光从脚踩着的地面移向天空:“我要,往前看!”

 

齐乐天找不到他最喜欢的橙色颜料管了。那是在他终于踩在山脚的第一寸土后摸摸口袋才发觉的。

这支橙色颜料管在他中考前就被他在老舅的密室里找到,把明亮的阳光般的色彩来源握在手中的感觉着实让齐乐天感到胸口一阵热。

“老舅反正也不画画……”抱着这种想法的橙发少年把自己最喜欢的颜色藏于口袋中。

此后齐乐天一直能够在一些角落里找资料时总会看到几支颜料管。在曾经从未欣赏过色彩的他,如今竟觉得这是除音乐和文字外,世间渲染感情特别强的事物。他顺着散落的颜料管推理出存放画具的地方——装着这些物品的箱子上贴着一张纸条:

“齐乐天,

这是你自从上次的大战后,第一次使用你的天赋找到这套工具。我很开心你最终还是找回了自己

记住了小子,想和你老舅斗还是太早了点!早在你拿走我那支橙色颜料管时我就知道了。但无所谓了——毕竟我也用不上了,是时候让你拿着它了。

这是我的儿时挚友离开金枪鱼镇前送给我的一套画具,当年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一直用这套画具给对方的脸上画画。老舅也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的、能走进你的世界的挚友。那时候,请用这套画具、在互相都愿意的前提下,让对方用颜料在脸上绘画出最美的色彩吧!

——老舅✩”

挚友吗……齐乐天看了看自己空着的掌心,他的记忆在此全部散去,连同那管不知道掉到哪里的橙色颜料管。

——但这些散去的物品不至于消失。

齐乐天摸了摸背包里头,被一堆颜料管埋在下面的mp3被一只被汗打得湿答答的手抓出,理顺耳机线便戴上耳机,音乐像阳光一样撒入耳中。他开启随机播放——有时突然的惊喜会给平淡的生活增添如此多的乐趣。

那温暖的音乐随着进度条的缩短而渐渐融化在耳膜里,逐渐传递至每一处神经,余音绕梁。而随即而来的声音,却是来自另一首歌曲。

——像是海洋和星星。

这首歌似乎被齐乐天压在箱底,并没有其他热情如火的、他反复听了一遍又一遍的歌曲来得熟悉,但是冥冥之中齐乐天却能够哼出它的旋律,像是久别重逢一般。

他回想起了那位最清冷的伙伴。

回神时,自己已经走进了丢失颜料管前歇息一番的树林。而齐乐天眼前的少年此时正拿着自己最熟悉的橙色的颜料管。

 

“霍星?”

 

齐乐天怔住了——所谓的思曹操曹操到吗?诶不对应该是“说”才是……

但霍星径直走向齐乐天,将颜料管递给齐乐天:“你的,对吧?”

霍星见齐乐天毫无反应,将手更往前伸,到最后甚至都快直接摊开他的手心把颜料管塞进去就走人,谁知道齐乐天却一把握住霍星的手且紧握不放。颜料喜闻乐见地将盖子挤开喷在霍星脸上。

“啊呀,我不小心的。”非常做作的一个摊手。

“……”

 

“哥!哥我错了,我等会儿就让你疯狂在我脸上涂抹颜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霍星你的脸比以前还要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是肇事者却毫无认错之意……失策了。霍星依旧追着齐乐天,右手变出的火箭筒还是不停地发射电波。

“噫这家伙扫射的时候居然面不改色的吗?就像那次在列车上……还是和以前一样。”

“那这样我就放心了。”

齐乐天见面前有一颗较大的树,靠着最后的力气跑到树后大喘粗气。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风拍打在脸上的感觉了,同时也知道霍星还是和以前一样——即便他是做好随时会被打死的准备披着“皮皮齐”的外套去试探这自认为的八成的概率。

——因为他知道,失去本心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这场打闹也算是结束了。但是齐乐天有点惊讶的是,不管怎么跑,霍星的电波从来没有击在身上;就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许久未见的办案搭档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却并没有好好端详对方,反倒是一同望向同一片天空。随即便是沉默,但齐乐天的耳机却还是没有关闭——他的耳中的歌曲,现在又变成了什么?

是水杯被打翻的声音,随后便是一段柔和的音乐倾斜而出。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还是摆着那张气人的扑克脸。”

“既然要谈话,那就请把至少一只耳机摘下来。”还是熟悉的声音,音乐声揉进美丽的嗓音还真是一种听觉享受,齐乐天摘下一只耳机。

“在这片林中你呆了多久?”

“并不久。”

“那音乐的作用还是很有用嘛!”齐乐天站起来背对着前方的山甩着耳机线,“有了它便拥有了足够的干劲了!”

“不过啊,”齐乐天凑近霍星,“你怎么知道那管颜料是我的?”

“查了指纹。”

“然后你就在这里等着?”

“因为你一定会来这里。”

诶?

齐乐天本来还想调侃霍星几句,但这家伙却冷不防地打了个直球,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半点自觉,这反倒让齐乐天收回那副假大人的气势了。

“切……”齐乐天撇过脸。结果自己还是没能在气势上赢过这个家伙。

“那你的目的?”闻声时齐乐天转过头,正好对上了那双清冷的眸子。那是深处的海洋?还是无边的夜空?其中有点点星光闪烁着,倒是和以前的那双一片漆黑的眼睛不一样了。

“啊……和老舅打赌。三十千米远足进行时。”说完齐乐天还装作一副憔悴样地给了个Wink。

“现在你如果快走的话估计天黑前还能赶上。”霍星摸了摸脸上的颜料,黏糊糊的感觉让他颇不好受,“以及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脸上的颜料擦掉。”

“……”齐乐天往背包里翻出一支画笔,把没抹匀的颜料再给霍星涂匀,大半张脸上满是得逞的少年的发色。就在他准备拿起背包就跑的时候,一支黑色颜料管滑出、滚到霍星脚边。

一缕黑色颜料就这样往齐乐天的脸颊喷去。

“诶霍星!过分了?!你这是暗袭!”

“这是正当防卫,要怪就怪你的书包拉链去!”

“诶你这个机器人怎么变得这么孩子气了?”

 

就这样一路闹到山顶了。年轻气盛这句话的确没说错,毕竟带着愉悦前行总是不会感到疲劳。

齐乐天坐在石头上喘气,任风吹在脸庞。他已经多久没有体会过如此泔畅淋漓的奔跑、多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一个人闹在一起。他只希望脸上的汗珠永远不要干,让他饱尝于这份凉爽。

而霍星此时正躺在草地上。他的脸上的涂鸦有许多都被湿巾擦去,只剩下一些滑稽的痕迹。而在他的手中是一面红旗,那是在齐乐天的脸上还有一个红心画着的时候,递给自己的。

“好——热!”

山的那头回荡着齐乐天的声音。

“但是很开心——!”

有什么事,是比找到自己想要的挚友更开心的事情呢?

 

END.

结果还是烂尾了。去年拖的债今年才还x不过我终于更了x

我能告诉你们这原本是国庆贺文吗()

tag再不放文我真的成死尸了xx下次再见就是寒假了orz祝大家考试加油!

【这边也说一下好了x】

话说在前头:建议取关

因为现在准备把拖后腿的成绩提升上来,于是就准备退一段时间的网

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太清楚((

总之更新可能会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归了(你)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厚爱!!!

清了波关注了xx

啊啊这样就ok了x

【关于四字专称】

“电舞星吟”是我所想的齐霍的专称

(虽然与齐霍没有多大关系)

“与闪电共舞,为星辰吟唱”

闪电=齐乐天,星辰=霍星

大概就是这样……?

(其实只是偶尔酷一下xxx)

是我最喜欢的歌了


 

一直想用这首歌写自己最最最喜欢的cp——齐霍,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什么脑洞


 

就囤一下吧w


 

顺便推个歌www